当前位置:首页 > 博览交流 > 剧团动态

南派武戏审美品格的全方位提升 —— 看浙京新戏《大面》有感

发布时间:2017-11-23 发布来源:浙江京剧团 浏览次数:1

南派武戏审美品格的全方位提升 —— 看浙京新戏《大面》有感
  

天  高 (作者为浙江省文化厅原艺术处处长、浙江省艺术研究院一级编剧、资深戏剧评论家。)

 

           十年前,浙江京剧团推出了一部新戏,浙京“悲情京剧三部曲”之一的《王者·俄狄》。当时,浙京团长翁国生曾在剧名前用了一个限定词——“实验京剧”。因为用中国戏曲(国粹京剧)演绎古希腊《俄狄浦斯王》的悲剧故事确实少有前车可鉴,是一次探索性的冒险,成功失败尚无定论。“实验”则为不成熟的代名词,我虽然为此剧喝过彩,写过赞赏的文章,但也多次提醒翁国生:京剧改革需慎之又慎,不仅要在传统的基础上脚踏实地做好继承的工作,还要看准前方的目标,切勿盲目创新。锐意创新虽然很大胆,精神可嘉,但艺术是要靠自身本体的魅力去征服观众的。

        之后,实验京剧《王者·俄狄》多次走出了国门,接连8次参演了欧美、中亚和日韩举办的多个国际实验戏剧节,获得了很好的国际反响,不仅捧得国际金奖,而且市场演出达到了138场之多。聪慧的翁国生同时也听取了我的建议,在后面的几年中连续创排了多本根据传统经典改编的京剧武戏(《宝莲灯》、《哪吒》、《大闹天宫》、《青蛇》等),得到了业内人士的首肯,获奖不断,不仅演出市场亲睐,戏迷观众更是赞不绝口。


        事隔五年(2012年),以翁国生为首的这批年青人又排出了“悲情京剧三部曲”之二《飞虎将军》,这完全是从京剧武戏仓库里挖出来的宝贝,讲述牧羊娃李存孝成为“飞虎将军”后孤傲自大、骄纵狂妄,不能适应环境地位的变化,最后遭到“五马车裂”的悲惨结局,当时最让我激动的是剧名前的限定词竟然换成了“南派京剧武戏”,说明这群小后生在京剧武戏的探索中找到了新的座标,要继承盖派艺术,发展南派武戏,开创大型武戏的新篇章。


        实践证明,这样的探索之举得到了新老观众的一致欢迎,尽管在传承“盖派”的名义上曾引起过一些争议,但浙江的京剧迷都为盖派艺术、南派武戏通过新戏的创演得到传承和振兴而欣喜,尤其在农村,京剧武戏重聚人气,涌现出一大批新粉丝。《飞虎将军》开掘出了“南派京剧武戏”的演出新市场,不仅入选参演了第十届中国艺术节和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而且在全国各地连演了近200场,赢得了社会效益和经济收入的双丰收。

 

        今年(2017年),筹划已久的“悲情京剧三部曲”之三的《大面》终于在杭州剧院撩开了神秘的面纱,我毫无思想准备地被请去观看演出,坐在剧场里,只觉得台上发生的故事和表演样式很有吸引力,便问别人,这是那个熟悉的京剧团原班人马的演出吗?这是十年前那一批无名后辈的新戏吗?特别那位饰演兰陵王的演员仍然是翁国生吗?男扮女装以旦角身段在齐主而前翩翩起舞的真是武生演员吗?


        艺术是一种审美享受,从帷幔打开的一刻起,庄严浑厚的乐曲,大气、空灵充满意蕴的写意布景,五光十色富有情感变化的灯光,以及突出人物性格,为渲染古齐时代而精心制作的服饰、道具,无不激情满怀地展示着各自的艺术魅力,光彩夺目,应接不遐,真是美不胜收!


         《大面》确实是一出北齐古国兰陵王忍辱负重隐身复仇的老故事,但是编剧罗怀臻没有叙述故事的过程,而将齐主登基后要看可人儿(兰陵王)跳舞为切入口,为一句“厌恶”引发矛盾,让皇后、齐主、可人儿(兰陵王)三者的性格和意志在观众面前直接发生冲撞,戏剧矛盾一触即发。说实话,我对将要发展的剧情一无所知,对齐国的历史也未查阅,和所有前来看戏的观众一样、立即被三个剧中人的特殊关系和感情表达的怪异所吸引,对他们的命运走向和前世今生到底发生过什么高度关注,这就是《大面》文本的开局妙笔,一个戏如何能在几分钟内抓住观众,这是当代“审美”不得不探索的课题,弄得不好电视就换频道,剧场观众便离座而去,这个戏把戏剧悬念和剧情危机一下就摆在观众面前,让人叫绝!剧本的另一“高招”是抓住《大面》做足文章,“面具”本来只是一个小小的道具,古代传奇故事(歌舞戏)中曾讲过“兰陵王”只要戴上大面(代面)便英武显威,吓退敌兵,罗怀臻借此探挖,充分发挥了戏曲“假定性”的作用,让大面不仅有“神之力”更有“魔之害”,一旦戴上、陷入杀戮便无法卸下,唯有亲人的鲜血才能化解其毒,这就推进了戏剧矛盾的发展,深化了全剧的内涵。我很佩服全剧的高潮从王子复仇胜利变成了皇后用鲜血和生命换回兰陵王人性回归的“母爱”绝唱,这是京剧通过艺术形像传达的哲理内涵,这也是全剧主题升华的审美冲击!


        看《大面》的另一个兴奋点当然是演员的演和唱,翁国生扮演的“兰陵王”,融京剧的花旦、文生、武生、花脸四个行当的表演手法于一身,集繁重的戏曲 “唱做念打翻” 程式经典于一体,文武俱重、唱做齐全,他的跨行当串演又是一次摆脱京剧程式化束缚的新尝试。毛懋饰演的皇后,把一个内心刚毅但又处境险恶、不得不忍辱负重的复杂女性角色演绎得张驰有度,尤其在“唾面”、“缷面”两场大起大落的情感漩涡中,和翁国生扮演的兰陵王非常细腻、贴切的配合,通过激越的唱腔和表演,把内心的爱、恨、怨、怒尽情地释放出来。黑头齐主(毛毅饰)虽然稚嫩些但气质威严,唱功圆润、嗓音嘹亮,念白点送的特别清楚,是难得的架子花脸人才。另外,扮演郑儿的罗戎征和扮演尉迟琳的王文俊,虽然戏份不多,但也给观众留下了较鲜明的印象。


        戏剧艺术的特殊魅力是综合审美的现场冲击力,导演是演出的总指挥,也是舞台呈现样式的掌控人和创造者,我曾经把导演比做摆弄“魔方”的高手,制造“幻觉”的大师,这次《大面》的强大剧场冲击力更加证明了翁国生这位戏曲导演对全剧的主题开掘、人物把握、情感和节奏的色塊布局,以及虚实结合、善恶对比、文武兼容、唱、念、做、打、舞等 “四功五法” 的有序发挥,都有极其细致明确的审美提示。我们只要回顾一下这三部曲限定词的改变就可以看出他们已经走了一个螺旋形上升的攀登之路,把东西方文化的交融,传统艺术的传承和发展,“非遗文化”的活态保存,以及中国戏曲(京剧武戏)与世界接轨,走向国际戏剧大舞台的目标看做己任,立为长期奋斗的方向。


        翁国生是一位有着很强烈改革理想的新一代戏曲导演,每次创排新剧目都会写下洋洋万言的导演艺术构思,当我翻开这些“导演阐述”时,一股学术探索之风便扑面而来,他对舞台各部门会提出许多苛刻且新异的创作原则,这次《大面》更加清晰地留下了他的审美追求和创作理念,且看:“舞美样式上要追求中国戏曲大写意的审美意境,要与京剧的表演艺术相融合,相协调……京剧艺术的假定性、虚似性、象征性、要得到鲜明的体现,灯光要充分运用现代高科技的新设备,营造诗意场面和震撼的视觉效果。对服装造型、道具等则特别强调:“要在立足真实历史材料的基础上大胆变形,突出人物个性和时代特微,强调意向性、夸张性的戏曲装饰美感,当然,他最重视的还是演员要充份发挥“四功五法”的传统技能,为塑造鲜明性格的艺术形象进行努力探索。值得注意的是翁国生再三强调唱腔的重要:我认为在唱腔设计上我们要保留和展现传统的唱腔元素,但在配器上,唱段节奏的处理上,要出新,要使之接近现代观众的审美情趣……唱腔设计的创作理念一定要设法使传统元素与现代方式相结合,内在本体和外在结构相互融,老声腔和新形式相嫁接。音乐是戏曲的灵魂,京剧改革触及这个根本领域时往往会出现审美碰撞和失衡,甚至遭到各种非议,这方面经过十年摸索,浙京已积累了许多成功的经验。


      《大面》给了我一次全方位的审美享受,并引发我对翁国生的探索足迹更深入地追寻,似乎看到了京剧武戏耐人寻味的前景——柳暗花明,风光无限。


         中国的戏曲艺术历来以演员表演为中心,“盖派”武戏就是盖叫天先生审美追求和艺术探索的舞台结晶。人称“江南活武松”的盖老,就因为他塑造的英雄人物充满着动态美、造型美、雕塑美和心灵美,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个眼神,每个表情,每一句唱词及绝技、武功等都是为塑造人物而精心设计的,无人超越,创立了京剧武戏表演艺术的“高峰”记录。但是,由于当时时代、文化、科技和各种物质条件的局限,盖老的审美视野也只能受到相应的制约,记得当年为了排一出《垓下之战》他除了演项羽还要改本子,最后,由于条件不理想,舞台的呈现总是不完美,此剧未能成为“经典”留存下来,成为他终生的遗憾。


        而今以翁国生为代表的南派武戏继承者们,依据着得天独厚的时代优势,非常勤奋努力的在践行和承继着南派武戏的未来。翁国生本人曾三进高等艺术学府上海戏剧学院专攻导演,得到了系统的美学理论武装,是优秀的戏剧导演硕士研究生班拔尖人材。他又在学习传统、传承传统过程中得到高牧坤、张金龙、张善麟等京剧武戏名家的精心指导和教诲,打下了扎实的传统武戏根基(这次《大面》他在武戏编排理念上就得到了高牧坤先生的倾心点拨)。与此同时,翁国生通过大学深造,已经可以从导演的视角全方位地挖掘戏剧美学的综合性组合效果,提升舞台艺术的审美品格。现在回想他从创作第一部悲情京剧《王者·俄狄》开始,就不断的对东西方文化、现代美、传统美等各种艺术审美交融进行探索和创新,他的团队中许多青年人都有大学和专科的文化知识,他的合作者更是各门类的艺术专家,强强联合,有共同的探索目标,成为了他改革探索中艺术、技术的强大依托和精神力量,这也是《大面》取得成功的根本原因!


        总之,《大面》已经不是十年前的实验京剧,也不是五年前的南派武戏复甦之作,而是一次个性色彩强烈、艺术风格鲜明,京剧程式化、写意化浓郁又和现代审美高度融合的新成果,因为它的血脉与根基仍然立足于本真的“盖派”艺术,它的探索细胞又承继了南派(海派)和学院派(上戏)的开放性和科学性,所以是一次成功的“嫁接”,是一部富有“杂交优势”并积淀着传统基因和底蕴的崭新舞台作品,我称它为“新南派武戏”。在此,祝贺它的诞生,希望它能茁壮成长,坚定地攀登、走向世界!

                                                                                                                                                                                                                            

                                                                                                                                                                                                                                                     2017.10.23 西子湖畔